椰子的火炉

    期次:第809期    作者:◎ 吴晶晶

舒纤慧 舒纤慧 摄 摄 (作者系大数据与计算机科学学院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专业



  椰子不太懂别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入冬了,冬天的乡下冒出让人打颤的寒意,屋外荒野茫茫,缕缕冷意丝丝入心,火炉热气丛生,离了火炉呼吸能吐出一口又一口的白气。
  椰子今年元旦前就放寒假了,因为买的书多,她一整个行李箱都塞满了书。她的父亲病了,回家那天没有人来接她。椰子提着与她体重差不多的行李箱踉踉跄跄地穿过花圃小道回到了家里,靴子底沾满了泥,裤子上全是灰尘。年迈的父亲熬了一大锅粥,生病的人总吃得比较清淡,能喝上一碗咸咸的冒着大米香气的白粥就是幸福。椰子在回来的路上又晕又吐,肚子里早已空无一物,她给自己盛了一碗白米粥,三两下就吃得见了底。傍晚,椰子拿出了给父亲买的药:一大瓶枇杷膏,棕褐色的液体在昏黄的灯光下泛着圆润的光泽。
  平淡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还有一年半椰子就要毕业了,有人说“毕业就是失业。”椰子不知道未来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她有点慌。屋外依旧日日吹着冷风,院墙下的树早已掉光了叶子,只剩高高扎起的谷堆梗子在摇曳。今年的冬天冻得厉害,冷得椰子不想出门。
  在寒冬的白日捏着手机坐在火炉旁,椰子觉得挺惬意的。火炉圆滚方正,能围坐更多的取暖人。炉子里的大火烧得旺,在炉盖上烤的白果炸出了裂缝,没有人说话,倒是那电视机里有一茬没一茬地放着广告。焦黄炸开的果壳儿缝里泛出一缕又一缕白烟,一旁的碎果屑胡乱地躺着。椰子把头贴近炉盖儿,她屏气凝神,瞧着空气里的尘粒像蝴蝶般飞来飞去,慢慢地说:这天儿可没有蝴蝶呢。暖暖的气流零零碎碎地没入身体,父亲在一旁叹着年岁弄人,“这天越发的冷了,不多穿怕是又要吃药了。”椰子听惯了父亲的唠叨,思绪不知道早飘哪去了,她想着一会儿晚饭炒三两个鸡蛋再烧点辣椒,父亲最爱吃。
  窗户边上那破洞的沙网一到冬天就一阵阵儿地漏风进来,椰子蜷缩着身体紧紧依偎着这续命的火炉,无所事事地刷着微博里那些光鲜亮丽者的视频,眼睛不知何时聚拢了光。视频里的女孩儿是个很有名气的大提琴家,她在波士顿留学,比椰子还小两个年岁呢。那女孩的生活很丰富,除了忙自己的学业之外,平时还要参加一些节目和杂志的录制拍摄,很少能有时间睡懒觉,甚至经常熬夜,但她的皮肤还是很好,嫩得能掐出水来。虽然忙碌,但女孩却活得快意,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买很多好看的东西,和喜欢的朋友出去旅行。她在微博里说要一直努力做最好的自己。就在刚刚,女孩儿还发了条微博:马上要去赶五点的飞机去纽约拍杂志,坐凌晨两点的飞机回伦敦和家人过family day,坐标波士顿。
  椰子盯着这条微博看了许久,想起不知是谁说过:暖烟浸没乡舍,豆雁浮水,梅花又开,端溪窗外又是一年好光景。屋里的永远在屋里,屋外的却早已高飞。
  冬天的被窝很暖和、很舒服,椰子看看漏风的屋子,虽然有暖炉,心里却冷得怕人。父亲又开始咳嗽了,声音似乎是要压过风雪,让人心慌。
  被子被掀开了。椰子抖抖索索地穿好衣服,开始翻阅那些她带回来的书,因为她觉得即使困于一隅,无法振翅高飞,也应知道路在何方。
  (作者系国际旅游学院旅游英语专业2016级学生)